對一個歌手來說,最重要的是,想唱歌的心情。

對一個寫手來說,最重要的是,想寫文的心情。

 

雖然千萬不能忘記這樣的心情,是身為歌手跟寫手的浪漫堅持,但若只是不著邊際地想,你不會明白什麼叫做生活。

尤其有時候,一些美好的結晶,是從不那麼順遂的生活中凝出的,也許是三餐不繼,也許是懷才不遇,也許是生老病死,也許是情場失意。

 

最難的是,你有沒有看見那個需要重整的自己?

有些可以捨棄、可以不回頭,某些無法捨棄的,如何與之共處?

或者,你接不接受暫停、處在某種混沌之中,直到耐心地理清所有?

 

也許生活中有太多不得已追著你跑,讓你無法慢下來,也只有在這樣夜深人靜時,好像連呼吸都可以慢一點,這才從容地浪費,與自己相處。

像是一頁一頁地檢視自己的生命,或是分析對某些人事物的感覺────喜怒憂懼愛憎欲,或者只是完全放空地放鬆自己。

 

例如近日發現,要對同一個人維持相同的感覺,不容易。

無論是喜歡或討厭,有時候是針對這個人做的事,有時候是單純因為這個人而已。

要相處到什麼境界才能分得清楚?這狀況可能就千變萬化了。

除非,單純因為這個人,感覺的判定才比較穩定趨向同一種。

比較大眾化的說法就是:你喜歡了這個人無論他做什麼你都喜歡,你討厭了這個人無論他做什麼你都討厭。

說起來是挺爽脆俐落的,感覺起來還真是拖泥帶水的麻煩。

尤其牽扯進了什麼狗屁倒灶的人情事故之後。

但生活不就這樣?跟自己相處,也得跟別人相處相處。

創作者介紹

Secret Space

waterblu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