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任何一個,即使,只停留一秒鐘的人。
今天(08/13)在回家的路上,
我坐在Lisa的機車後座,
口中一如往常地唱起了歌。

「只是這樣的日子 同樣的方式 還要多久」

最近剛開始學的歌,動機則是在聽到蕭敬騰上《康熙來了》時唱了這首歌,就此確立。

今天稍早才在看蕭敬騰上《我愛黑澀會》的影片,
黑人陳建州聽到他唱〈你把我灌醉〉之後馬上說要封麥從此不唱這首歌。
而我聽完蕭敬騰唱〈夢一場〉之後的反應則是,想好好學唱這首歌。

「我們委屈了自己成全誰的夢想」

聽完那英的版本,背景音是清清淡淡的吉他,
這跟蕭敬騰用鍵盤當伴奏的音色,是不大相同的感覺。

「早知道是這樣 像夢一場 我才不會把愛都放在同一個地方」

那英的唱法,也是清清淡淡,事過境遷的淡然與惆悵,
而我細細體會歌詞,也發覺這首歌真的不適合「澎湃洶湧」地唱。
大多時候唱高音,我都習慣把下巴抬高,盡量展現,
但在唱這首〈夢一場〉時,我只想低低偏著頭,用氣音跟著那英的聲音輕聲唱著,
想想過去的那場夢,想想夢裡的那個他、那個我、那個我們。

「我能原諒你的荒唐 荒唐的是我有沒辦法遺忘」

其實,也忘得差不多了。
畢竟回憶就像那首歌,「回憶過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越是回憶,越是忘不了那種痛,
乾脆連想也別想,真的會好很多。
換一首歌聽聽,會好更多。

「讓我在沒有你的地方療傷」

我想,我總是如此吧。
是懦弱是天真是堅強是驕傲,都好。
與其在泥砂中逞強地掙扎前進,不如跳離那沼澤,
即使是用淚水,也總能緩緩洗淨腳上污泥,
等我能再度看到我華麗光亮的舞鞋,我就知道,我該繼續往前走,等待遇見下一個舞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terbluej 的頭像
waterbluej

Secret Space

waterblue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吳小念
  • 最後面那行話,寫的很棒喔。:)
  • waterbluej 於 2011/09/23 01:59 回覆

  • waterbluej
  • 多謝稱讚 XD

    突然躍進腦中的──「舞鞋」兩字

    不過我也只是會耍嘴皮子而已啦 (攤手)
  • waterbluej 於 2011/09/23 01: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