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任何一個,即使,只停留一秒鐘的人。
2005.05.13,
我,在師大,遇見蘇格拉底。

第一次造訪「蘇格拉底」應是某個禮拜二的下午
奉朋友之命來找尼采的書
雖然空手而歸...但也知道了這個新天地
後來的那個禮拜五就來玩囉~
喝了杯摩卡...普通...不過那是男主人先說的 XD
之後幾乎是天天到訪哩...從5月13日開始到現在 ORZ
其實沒啥自覺...只是只是...沒事就想來咩 ╮( ̄▽ ̄)╭

──以上引用自舊文〈第一次拿「全勤獎」耶...XDDD

從去年五月中的因緣際會,到如今依舊陷在離情難捨的記憶裡,
任誰也想不到我竟會對這樣一個地方產生這樣的感情。
提供好喝的飲料、常聽到好聽的音樂、像家一般舒適令我安心自在,
總是讓我待到打烊之後宿舍門禁之際都還不想離開。
它在我心目中所代表的已經不只是一家堆滿二手書跟二手CD的店了。
所以,在它搬到了清大之後,
即使它一樣堆滿了二手書跟CD,即使牆上裝飾著一模一樣的鑲框拼圖及海報,
處在那明亮寬敞的新店,我還是有種陌生感,混合著失落包圍著我。
心裡還是想著舊店的景,
即使後來只剩下分解的吧台及沙發一座及桌椅各二,
即使後來只剩下磁磚地板,
我腦海中的「蘇格拉底」還是有著滿地的食物、熟與不熟的人們、盈耳的笑語聲、歡樂不斷的氛圍。
是的,就是那「最後一夜」,
成為我記憶中「蘇格拉底」舊章的最後一頁。

「六么催拍盞頻傳,人生何處似尊前?」
猶記得在當初的臨別之際,學到了這首自覺十分應景的詞。
音樂、咖啡、貓哥及眾好友,
「蘇格拉底」的一切彷彿歷歷在目。

除了人之外,貓兒們也是我心之所繫。
緣緣、Eggy(小蛋)、Dolphin、Amber、Paki、Fibi、Ginger、Angel,
他們的形象早已深深刻在我腦海中,不需刻意回想也是清清楚楚。
但現在,真的只剩下「小貓兩三隻」了,再也不復當時「盛況」。

在這兒更讓貓哥養成了我喝黑咖啡的習慣,
雖然我口味總是很淡很淡,
雖然不是說可以很有品味地一喝下去立判優劣,
但是在「蘇格拉底」的好心情總是讓我喝的每一杯黑咖啡都能苦口回甘。
因為,我也喝得到貓哥記得調配出合我口味濃淡度的體貼。
後來,紅茶成為我的最愛。
不管是大熱天裡的沁人心脾或是炎寒冬日的溫潤暖口,
我已經很習慣那暗紅色的清透液體,香在嘴裡,甜在心上。
還得提一下貓哥做的烤吐司跟招牌鮪魚生菜三明治,
美味之餘,樸實中自有一股不平凡的溫馨味兒。

想著想著,
很久沒去看貓哥的網誌了,
剛剛動念點進去看,
千頭萬緒,除了發覺版面換了,不知道還能有些什麼感覺。

很想說我想念總是蹲在舊店一樓門口的緣緣,
想念演唱會版的〈Hotel California〉,
想念一踏進店裡總會在固定位置看到貓哥跟固定熟客的感覺,
想念我有幸參加了兩次的現場演唱會的即興吉他與口琴,
想念貓哥請吃肯德基時大家聚在一起的眾樂樂模樣,
想念店裡有時小貓兩三隻我跟貓哥兩人大眼瞪小眼的靜謐和有時超級大客滿到沒位子的喧鬧盛況,
想念那年暑假每個禮拜一早上跟貓哥借來的電影時間,
想念貓哥每次在快要打烊前會特別放來聽的U2,
想念柔軟的松露巧克力就著黑咖啡在嘴裡延展開來的不可思議協調感,
想念冷冷天裡摸著真空管散發出的熱氣,
想念演唱會上貓哥說話時的緩慢語聲與羞澀表情,
想念站在吧台裡充當收銀員及服務生的時候,
想念坐在吧台上抬起頭直接跟貓哥要飲料的時候,
想念貓哥總是在店裡跟緣緣玩怪獸追逐戰,
想念Eggy聽貓哥的命令在地上打滾表演的撒嬌討好樣還有窩在某人背包上的睡眼惺忪樣,
想念貓哥高興起來笑到眼睛瞇起來的臉,
想念每次都舒服到讓我睡著的沙發還有總是被熟客委員們佔據的野餐區,
想念貓哥陰錯陽差攪和出來的「鮮奶紅茶」,
想念總是窩在我腿上的貓兒所表現的依賴。
想念......不停地想念......無法停止的想念。

可以想念的,往往是已不存在的東西,往往是已遠離的景象。

值得想念的,往往是當時美好,現在卻覺得變味的。

經常想念的,往往是難以捉摸的感覺,而那卻最讓人難以釋懷。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時間就常常花在「憶當年」了。
也許一直都是這樣,只是我沒發現。
也許從我的人生苦痛多於歡樂起,就開始學會懷念了。
我想,不只是懷念而已,我是在享受。
享受那種熟悉的感覺,是那麼有安全感,也代表了當時獨一無二無法取代的一切。
歷歷在目,就算只是在腦海中,閉不閉上眼睛,都能看到。
然後,微笑,為當時的歡樂而高興,也笑自己怎麼能如此容易就回想得清清楚楚。
是因為,那真的是我很快樂的一段時光吧,雖然只有短短的十一個多月。
仔細一想,十一個月,不算短了,但我仍嫌它短,
因為,在「蘇格拉底」的時光,不管怎麼樣都不夠我過的。
也因為我知道,永遠都無法回到當初在舊店的感覺了。
所以,只能靠想念,只剩下想念的美好。

也許有人會說,有貓哥在的地方就是「蘇格拉底」。
可偏我龜毛得很,固執地認為在台北成長茁壯的「蘇格拉底」才是我心目中永遠的「蘇格拉底」。
因為,那裡有很多我的影子,那裡是我的開始。
所以,也許我像金庸筆下的殷離一樣,想要尋找著自己心中的那個「蘇格拉底」,
那個最初最原始我所認識熟悉的「蘇格拉底」,
而不是現在這個在新竹落地生根有著更好發展的「蘇格拉底」。
任性麼?
我可管不了這許多。
創作者介紹

Secret Space

waterblu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rguskao
  • 亂逛逛到你這裡
    給你灌灌水
    真想多看到你的文章
    有空就來我那裡看看

    http://www.liverx.org
  • 感謝來訪~<br />
    <br />
    你那邊收集很多健康相關的文章,真是豐富的資料庫耶~<br />
    <br />
    有需要時會去那邊翻翻的~謝謝你囉~

    waterbluej 於 2011/09/23 02: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