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03
AM 02:09

撫上他的額頭,順過微捲的髮絲,直到髮尾,停在頸間。
這曾是我最愛的動作。
除了捏臉以外啦。

住到新家之後,沒有網路的日子,並沒有改變我的作息多少。
深夜時分,總是電視跟貓兒陪伴著我。
適才意外地看到了HBO正在上演《阿飛正傳》,由裘德洛主演。
就算之前不覺得他有多帥,看過這部電影之後也能稍稍體會他的魅力所在了。
那樣的風流倜儻、玩世不恭、至情至性、自信自傲、不給承諾,
正是女人經常無法免疫的那種壞男人。

我容易聯想的腦子又帶我進入了平常被瑣事驅逐得遠遠的回憶之中。
我多想再回到那時候,能夠再多珍惜他一點,再多給他一點點,讓他能夠多記得我一點點。
當然,我的手是再也無法摸到他的髮了。
而就在這一刻,一個再清楚也不過的念頭浮現:我想我是真的愛過他。

真理越辯越明一如越擦越亮的銀器,
回憶則是越釀越醇的美酒,隨著時間能增加其馥郁的香味及滑順的口感。
只是,再甜美的酒,嚐得多了,反而會不堪負荷。
當然對於酒我是半竅不通的,在此只不過是一種比喻罷了。

有時候會想,這樣的回憶足夠我回味半生了吧?
所以我也省得花心思去求另一段回憶。
因為,回憶總是甜美,現實卻是苦澀吧。
所以我現在可以接受成為他的回憶,我在用另外一種方式「擁有」著他。

旁人也許會為了走過生死邊緣而有所體悟與想要改變自己,我卻不當一回事。
旁人也許汲汲營營追求之後才明白真正想要的是「心靈上的平靜」,我卻會想「那有何難處?」
旁人也許怎樣怎樣如何如何,我卻始終沒有半點感到新奇或頓悟的喜悅。
似乎一切對我來說都是這麼理所當然,自然地發生,我也順其自然地接受。
似乎是太過明白最終不過是如此,所以無法有所期盼。
到頭這一身,難逃那一日。
畢竟是這麼樣一遭平凡的人生啊。

有時候會想,我老是一副老氣橫秋與世隔絕事不關己樣,想必會有人看不順眼吧。
從來不是會為自己辯解的性子,這樣的倔強卻是怎麼樣也改不了。
即使事過境遷這麼久了,耿耿於懷的也只有我吧,自以為是的也只有我吧。

有些話,總是在那個當下考慮著,
要不要說出口呢?要不要吞回肚裡呢?
有時候明知道說了也無法改變事實,但還是選擇說了。
於是,有一種惶恐的痛快。
有時候想試試看說了會不會改變現實,所以說了。
於是,凌遲般地等待。
有時候就只是不想說,死也不說。
於是,有種希望別人猜中心意的苦澀期待。

說與不說,都痛苦。
但至少我能選擇。
只是,只是,也有沒得選擇的時候。
面對過去,面對你,我沒得選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terbluej 的頭像
waterbluej

Secret Space

waterblue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